大轮回电影下载海报剧照

大轮回电影下载超清

大轮回电影下载

  • 彭雪芬 石隽 姜厚任 曹健 
  • 胡金铨 李行 白景瑞 

  • 剧情 爱情 奇幻 剧情片 

    台湾 

    汉语普通话 

  • 105分钟

    1983 

@《大轮回电影下载》相关问题

大轮回的评论

导演胡金铨,誉满影坛多年,讨论其作品《大醉侠》、《龙门客栈》、《侠女》、《山中传奇》和《空山灵雨》等的文章不少。或许《大轮回》第一世(第二世及第三世由李行及白景瑞导演)和《喜怒哀乐》的《怒》两出皆为短片,令此两片较少被人谈论。《大轮回》第一世在胡导的电影履历里地位特别,因为此片改编自妻子钟玲的短篇同名小说,他如何理解并改编妻子的小说为电影,值得讨论。胡导的电影《大轮回》第一世属於小说《大轮回》内的第一部份,人物只有三位:飞鹰、玉儿和金公子,而电影《大轮回》则有鲁振一(石隽饰)、韩雪梅(彭雪芬饰)、冯瑞(姜厚任饰),而且还有其他角色。电影中鲁振一的角色有著小说中飞鹰的影子,两者都想强行占有不爱他而另有爱人的女角:小说的玉儿和电影中的韩雪梅,她也是互相变奏的角色。电影和小说的人物各有不同,小说改编成电影时,故事变动很大。人物多了,电影的故事自然比小说复杂,当中改编小说成电影的最大变动是由第一人称变成全知观点,此改动令胡导有更大的空间营造自己的电影风格。小说故事以第一人称「我」(飞鹰)的角度,讲述他杀金公子是为了铲除情敌,希望独占玉儿。作者在第一人称的小说代入了叙事者,唯有用对白和神情刻划其他角色的心态,玉儿便是「我」(飞鹰)欲望的投射,读者从飞鹰的角度,看到玉儿如何吸引。小说其中有一段讲述飞鹰第一次见到玉儿的情况:「这时丫鬟打起帘子,一身翠绿的玉儿走进厅来。我眼前一亮。没见过那麼灵秀的女子,她黑亮的眼睛瞪在窗框上的飞蛾,再射到我身上,上下打量我,然后轻启朱唇笑了,像一朵花,青玉色的花,这种花好生面熟,也许是在谁家赏花时见过,却叫不出名字。一阵花香向我袭来,我五脏六腑为之震荡。直到那一刻,我才懂得什麼是『销魂滋味』,以前白活了。」全知角度赋予电影更大的叙事空间小说由飞鹰的叙事角度出发,理应飞鹰是主角,但其实作者带读者由飞鹰的角度看玉儿,玉儿才是小说的灵魂人物。固然在飞鹰眼中玉儿如花般美,更重要是,她并非只有美貌,而且聪明,观察力强。她留意到剑尖有一滴飞鹰洗剑时的水珠,凭水珠她便判断到金公子遭飞鹰所杀。於是,她假装向飞鹰亲热,减低他的戒心,然后偷偷用匕首插了他一刀,为金公子报仇。电影则采用全知观点讲述故事。全知观点的叙事者,可以是电影的说书人,不属故事任何角色,是独立於故事世界的人。这样的好处是叙事者可以自由进入任何角色的意识,描写各角色的遭遇、内心世界和情感,有利导演著墨不同人物的行为,正因如此,胡导就能驾轻就熟,将《大轮回》第一世的鲁振一和韩雪梅描写得非常深刻立体,而韩雪梅这样的角色,更有别於胡导过往作品里的女性。 电影主角比小说主角形象更鲜明《大轮回》第一世甫开始,便出现了说书人,他介绍故事的时代背景和锦衣卫鲁振一,其后的韩雪梅和冯瑞,亦是说书人借镜头引领出场的人物。鲁振一固然在说书人的口述是武功高强,性格和行为怪异的人,胡导在访问时也认为他心理异常,精神不正常和个性无能 。由於用了全知观点,电影刻划出鲁振一的性格更全面,我们知道更多他的背景,尤其片中暗示了他本来是义军一员(称义军领袖卢子真〔曹健饰〕为师传),想骗取卢子真交出义军头目的姓名和联络密码,并用其头颅换取赏赐。此外,他欲娶韩雪梅为妻,实为骗得韩雪梅父亲的兵权,增加自己的实力。鲁振一比其原型的飞鹰性格上更显得诡计多端阴险奸诈。胡导曾说过「电影可以用形象表现意义的」,那麼,韩雪梅在本片表现出甚麼的意义? 胡导镜头下的女性形象千变万化,多采多姿,《大醉侠》的金燕子、《侠女》的杨慧贞、《龙门客栈》的朱辉、《迎春阁之风波》的万人迷、《山中传奇》的庄依云和乐娘等,可谓各有性格,他不会将女性的性格和形象囿於固定的框架内。本片用全知观点叙事者的角度,将韩雪梅塑造成刺客,赋予了有别於胡导其他电影的女性形象。刺客的形象虽然较刚烈勇敢,较男性化,可她在片中穿起的是女性的长衫装束,外型温婉,并非穿著《龙门客栈》或《侠女》中女侠的短打和带上斗笠,始终她是达官贵人之女,反映她还兼备传统女性在古代社会在家从父的精神面貌。女刺客的独特形象韩雪梅和冯瑞自小青梅竹马,彼此亦早已经有婚约,最后却推掉了其婚约,受父亲之命许配予锦衣卫的将领马都督。身为总督女儿的她绝对与锦衣卫将领匹配,完全付合传统社会门当户对的要求。她愿意被许配予马都督,不是不爱冯瑞,离开只是以免带来冯瑞更多麻烦,更重要是,她想藉此机会刺杀马都督,可惜未嫁给马都督,就被鲁振一杀害,而她却用本来袭击鲁振一的鱼肠剑,误杀了冯瑞。她用专诸刺杀吴王僚用的鱼肠剑为武器,其轻巧锋利,便於她行刺马都督,同时,鱼肠剑寓意她有专诸般视死如归的精神。韩雪梅既有传统女性的美德,又有古代刺客的风骨气节,是胡导电影中独一无二的女性角色。总结电影是光影藉著时间流动表达讯息的艺术,时间长短绝对影响电影要表达的内容。一般长片约一小时半至三小时不等,这样的时间一般足够导演讲述有起承转合的故事,也能够描写人物和景物。电影的时间越短,导演能够讲述故事的空间就越细,要在短於一小时半讲一个一小时半甚至两小时才能说完的故事,那就非常考验导演讲故事的能力。驾驭短片於讲故事的层面上,比长片更困难,此说实不为奇。胡导既要改编小说为电影,又要在有限的时间内讲故事,於是他改动了小说的基本结构,从第一人称叙事,改为全知观点叙事,从中腾出的叙事空间可供他加入具个人风格的内容,例如他一向擅长的武打场面。改编后的电影便加入了冯瑞为救韩雪梅而同鲁振一打斗的一幕,其出色的剪接和场面调度,最能表现他对武打场面的精彩处理。假如照著原著小说拍摄,打斗的场面只能藉飞鹰的自述呈现出来,那麼便埋没了胡导处理武打场面的优点。电影由片首的说书人的介绍开始,讲述本片为明朝锦衣卫的故事,此举配合全知观点的叙事空间,胡导就能够刻划韩雪梅的性格,将她描绘成富中国传统女性一面的刺客。西汉司马迁撰写《史记》的〈刺客列传〉,亦同样以这样的叙事角度出发,写下五位刺客专诸、曹沫、豫让、聂政和荆轲的事迹。无疑胡导为本片女刺客的故事添加了历史感,历史味道比原小说更浓厚。当然,第一人称叙事,或全知观点叙事都是写故事的方法,故事是否动听,电影是否精彩,最终仍然取决於导演的功力。



轮回的含义

轮回,说的是有情众生从无始以来,即展转生死于三界六道之中,如车轮一样的旋转,无有脱出之期。